祝健的博客‎ > ‎博客文章‎ > ‎

大庆的红日

posted Nov 24, 2013, 3:16 PM by Duan Mu   [ updated Nov 24, 2013, 3:16 PM ]
来到大庆的时候,已经立冬了。

与当地教会领袖们见面的时间十分的有限,从飞机落地这块遥远而传奇的土地,到我登机辞行,总共才不到二十四小时。我所见到的弟兄姊妹,都有东北人的那份寒风中的温暖,简束中的辽阔。其中有些同工是当年从全国各地来为中国的石油工业打天下的,在那茫茫的人海中,是谁把我找寻,把我们连到了一起呢?

老弟兄安叔是当地教会的主要负责人,我问起他是如何信主的。他告诉我,真的有鬼。那时候他得了重病,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愿意来信耶稣。但那时他在得医治和信主的过程中经历了被鬼搅扰。所以传福音给他的人教他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就是赞美耶稣!结果每次他赞美耶稣,鬼就在他身后站住了,不敢再往前。一次又一次的赞美,鬼就这样最终离开了!他就把上帝迎到了心中。从此他开始火热地传福音。后来,教会就这样建立了。神迹奇事随着教会的兴起到处都是。之后他经历了在大庆的属灵大复兴 ......

传福音给他的,就是小敏的母亲。

车上当我们谈起这些令人兴奋的话题时,晚霞中的落日在钻井油井星罗棋布的大平原上,缓缓地呵护着我们喜悦感恩的沉浸,半个天空都被染得通红通红的......

还有一位老弟兄约伯,也是当年响应号召来为祖国拼搏的。他亲身经历了寒风苦雨。住的是干打垒,吃的是大锅饭。他目睹了大庆这座城市,在过去二十年间从荒无人烟,到高楼阔路。他是一位普通的工人,道道地地的大庆人,但他却是一位众多教会的领袖。他参与了大庆这个城市和大庆教会的建立和发展。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总是要把我的盘子夹得满满的,让我想起了中国人这种古朴的方式,把最好的尽可能多的招待远方的客人。 这些我已经不太习惯了。

约伯对我说起了他自己信主的经历。那年他的妻子得了重病,怎么也治不好。他就对妻子说:我带你回老家信耶稣吧,听说信耶稣能治好病。回到老家后,他自己还不信。但为了 妻子治病,他就天天为妻子念圣经。念着念着,他自己就信耶稣了!妻子的病也好了!

“我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什么都不懂,怎么会讲道传福音呢!”约伯告诉我。“大复兴的时候,人们都是一群一群的自己信主,一家一家地向外传,根本不是人手做的工!”

大庆的铁皮屋顶是红色的......

我问起了铁人。小的时候,大庆的铁人是何等的英雄豪迈!唱起大庆的铁人之歌时,我们的地都要抖三抖!虽然我们只是在报纸新闻上看见他们,但是我们却是深深受到了影响。 向往着这片传奇的地方,崇敬着这里无数的大庆人!

他们告诉我,如今铁人的精神仍在!接下来,同车的几位同工一刻也不闲着,忙着打电话,安排联络各地教会的负责人三天的禁食祷告,为教会,为大庆,为中国......

临上飞机之前,约伯告诉我,大庆的教会是真正的国度教会。二十多年来一直持守主内的合一。“不合一闹分裂,在人面前我们可能升高了,但是在主面前我们却是降低了”。

在这座几百万人口的城市里,信上帝的大庆人也有几十万弟兄姊妹。从他们平实,坚定,和深沉的气质中,我看见了另外的一种大庆人,另外的一种铁的气质,是我没有意料到的。 他们的那种铁似乎有从天上来的磁力,让你感受到天,向天,敬天。

小小的机舱窗口向外望去,我默默迎来了又一个红灿灿的明天!

2013 年冬于大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