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灵修的对话 — 郭昶、李晖、祝健

posted Mar 6, 2013, 10:33 AM by Duan Mu
由于在信仰上的长期寻求、思考、和实践,也因着对信仰追求、教会建造、及国度事工等这类话题有着共同的兴趣和需要,于是郭昶、李晖、和祝健开始了每周一次的一小时电话“圆桌对话”。以下记录的是他们彼此第一次有关灵修的交通和分享。

郭昶:我最近有一个很大的经历上的突破,就是开始明白和真正体验到灵修的益处了。以前就听祝健说葡萄树与葡萄枝子的关系,即便是在睡觉的时候也能够经历神的同在,很羡慕。但我就是得不到。

祝健:这个话题太重要了。如果说,郭昶是花了十多年才经历到这样一个真理,这样一个宝贝,那说明什么呢?那是不是真的应该庆贺?真的应该好好来谈一谈呢?或许今天我们可以就专注这一个话题。

李晖:很多年前,当第一次参加祝健在特会中带的灵修时,我就有经历神。那一次印象十分深,因为我的教会背景从来不教我们灵修的。我以前的教会背景也许把灵修称为安静的时间,是个人自己的一种属灵活动的选择。

祝健:那么,你所说的经历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用语言和概念来表述吗?

李晖:是的,我还可以记得那些美好的感受,包括光照、认罪、释放、和心灵的享受,等等。

祝健:我知道有一段时间你很希望更多的人来操练灵修,也希望我们在新墨西哥州来举办灵修营。但是,后来你也问过我一个问题,我就觉得你好像是遇到了困难。你问我:“灵修是不是神为特别的一种人预备的”。至少我可以感到和认同,就是对于理性强的人灵修的确是不容易的。

李晖:我后来对灵修作了一些研究阅读。我发现灵修其实是基督教历史中的一个非常深厚的属灵传统。但是,有很多人有些畏惧,是因为他们对于在灵修的过程中神会对人说话觉得不可思议。有时候他们把这个现象或经历误认为是进入了“灵恩”的偏差。其实,在基督教的历史和传统中神对人说话是非常正常和普遍的属灵经历。

基督教的信仰之所以可以持续几千年,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人们相信这位上帝是活的神,是与我们人有关系的神。特别是在旧约时代与新约时代中间的四百年,上帝没有对以色列人说话,即没有先知,而且他们受苦也很深。但是,他们却是有一个不变的信仰根基,那就是上帝是活着的,是与我们人有关系的,并且我们人是可以经历到这位活着的上帝,可以经历到这种神人关系的。

我之所以讲人的构造和个性类别,是因为我相信这是神创造的特性和祂的普世恩典。后来我借助一个神学院的性格和恩赐的测试方法,在我们教会对许多弟兄姊妹进行了测试调研。我们发现这种个性的认识对于解决和辅导教会中存在的许多问题十分有帮助,比如夫妻的问题、教养儿女的问题、和恩赐事奉的问题。但是,这些对个性特点的认识是否对灵修的操练有实际的意义和帮助,我们却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

然而,我的观察和认为,人若不经历神是不可能追求和成长的。也就是说,人若不经历神基本上是很难真正成为基督的门徒的。因为很多人其实信主已经有10年左右了,圣经的道理并不是不懂,但大家都回避交谈经历神。没有经历神,人所看重的和尽全力所抓住的还是世界上看得见的东西。没有经历神,人的信仰就是模糊不清的,人就对神没有信心,所以也就不会真正地来走天路跟从神。

郭昶:这就是为什么在最一开始我信主进入教会时,我就看出了传统教会的危机,因为大多数的教会是不教属灵操练的。以我拉小提琴作为例子来比喻,现在的教会是教人拉琴但是不教人练琴的。教会有很多关于琴的活动,但根本就没有练琴的环境、气氛、和风气。

祝健:是否可以更具体地解释一下?

郭昶:你看现在的人上课已经不像以前的时候上课。以前的人来上课是真的上课。先检查你前面所学习的,所掌握的,操练的,和出现的问题等,然后再上课。之后回去自己下工夫练习。而现在的人上课,基本上老师不但要教人学,还要陪人学,哄人学。这样的教学出来的人根本不是门徒。

以前有句话,“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借用这个来描述今天的信徒光景,则很可能是“头脑发达,四肢软弱,心灵无用”。现代基督徒的难处就是大多数的时候人根本不知道心灵的操练。今天的教会有很多的服事,但是这些服事,甚至包括祷告,都必须以灵修和经历神作为基础。否则教会的服事不能得着应该有的果效和益处。

祝健:今天我们这样的交谈很好。下次我们可以拟定一个题目来分享,就是什么是经历神。

2013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