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的属灵建造、国度连接、与社会意义(一)

一、教会的属灵建造

教会的属灵建造从古自今都是不变的主题。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3章里面说,我们建造教会必须用金银宝石来建造,而不可以用草木禾楷来建造。他说:“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他表明出来,有火发现;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赏赐。人的工程若被烧了,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林前3:13-15)这里让我们看见,教会的属灵建造自古以来是没有捷径可走的,是必须花代价的,也是有一定的现实和永远评估标准的。

但是,什么是今天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教会的属灵建造?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上,"属灵"与"不属灵"曾经一度引起了许多教会和信徒之间的张力和冲突。从认识真理的概念上来说,问这个问题并没有错。但是,如果问这个问题成为我们评判和论断别人的借口,则被历史的实践证明是没有什么益处的。

今天我们来谈在这个时代里教会的属灵建造,第一是说属灵的事务有的时候看起来不一定是被人注意、被人看好的。甚至这些方面在教导上也是被忽略的。或者有些的属灵建造并不被认为对弟兄姊妹的信仰和生命有重要属灵意义。然而,恰恰可能是在这些方面,且在我们今天的时代里,教会必须藉着圣经的眼光来重新看待,并且提到一个高度来认识,使之成为属灵建造的教导和实践的重要内容。

属灵的建造实际上就是根据圣经的真理和原则,面对今天的需要来做出的有关信仰的教导和实践。比方说,到底我们应当如何来看待不同的教会和宗派的神学立场?因为这是很多教会内部分裂,互不来往,或者彼此为敌的重要原因。除了使徒信经、除了1974由葛培理和斯多德牧师主导的世界洛桑大会信约之外,我们各地的教会之间的来往和接纳是不是还需要有另外的令别人满意的一个神学立场?中国教会是否应该有一个普遍可以被彼此接纳的神学立场?如何产生这一神学立场?归根到底,在福音广传、普世宣教时代的热潮中,到底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今天教会属灵建造的一个重要问题。

又比方说对于文化使命及社会责任的看法:是不是提倡和实践社会关怀和服务就一定导致与世界没有分别和社会福音。还有,贫穷是罪吗?如何看待为基督受苦?财富可以转移吗?到底什么叫做成功神学?如何看待基督徒的成功?等等。

再有,什么是中国教会的历史包袱?什么是可留给历史的历史包袱?什么是我们今天不需要去碰的包袱,使我们可以轻装上阵,携手、合作、并肩、奔那摆着我们面前的路程?

更有,如何看待我们今天的现代化工具及手段?如何看待教育今天在教会信仰及传统的承传过程中的作用?如何在社会公共事务中,在宏观的教会发展事务中,和在国际间教会的交往事务中正确处理和展示中国教会整体的多重角色,建造教会,祝福社会。等等。

这些方面的问题都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教会的整体性属灵建造;都需要我们个人藉着真理和圣灵在每天的追求中来学习和操练,也需要教会的群体以整体的姿态来认真面对和操练。这些方面都应纳入教会转型,生命更新的内容。
因为没有在这些方面扎实和持续的学习和操练,特别是没有经过在一种大公的、以国度观念和超越宗派的连接平台上的学习和操练,我们的问题是,中国教会能够展示自己整体的面貌吗?能够整体性地面对城市化和世俗化所带来的挑战吗?中国教会能以整体的姿态来与国际间教会的发展和领袖接轨吗?中国教会成千上万的基督徒能够在一个国家日益开放和发展的国际事务中以整体的形象来维护、代表、和展现中国教会的崭新面貌吗?

上帝是有主权的。我们相信他一定会做。我们也相信尽我们神子民的本分也一定要做。这个就是大会的本意。

这就是我们今天教会转型不得不考虑的宏观内容,是我们盼望藉着这个每年一度的香港特会为各地教会、事工、和同工领袖所提供的一个国际化的操练和提升的平台,也是我们今天要来认识、思考、和交通的教会整体性的属灵建造。各地各种的大型聚会从主所领受和侧重的都有所不同。我们这个香港特会,是希望成为各地教会的异像分享,国度连接,属灵操练的平台;一个跨地区、跨宗派教会的事工平台。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是期望藉特会形成广泛的中国教会的属灵阵营和属灵联盟。

我们所提出的教会今天的属灵建造,或许是在老一辈的圣徒所服事的那个时代没有出现的。这些问题、矛盾、和挑战或许不是他们那一个时代的托付。他们已经服事了那一个世代的人。但今天,却是我们所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们服事的挑战,是我们服事的属灵建造内容。

我们如何定位今天教会的属灵建造呢?一方面,我们要承传前辈们
优秀的属灵传统,他们用生命的见证和经历所带给今天中国教会的属灵产业和祝福,是他们对主的无保留的爱,对神的旨意不惧怕的顺服,和对福音和神的国不遗余力地奉献和服事。另一方面,我们要学习国际上公认的,在教会历史上累积下来的丰富的经验和资源。这些主要的是在信仰如何指导生活与人生,包括婚姻与家庭,以及教会如何影响和祝福社会,包括信仰成为社会文化更新的动力,并在人的心灵和思想深处来得人如鱼,得地为业。

以下提出七个方向性的属灵建造,是过去的时代中国教会整体上没有面临的问题。或者也可以说,神在过去的世代里所托付给他子民的,与今天神兴起新的一代圣徒所服事的是有很大的不同。而这些也是今天我们在教会的转型过程中需要来一同学习和实践的重要的方面。换句话说,这些方面的属灵建造就是今天我们教会转型中的重要内容。
  1. 国度的,指跨宗派、跨系统的
  2. 宏观的,指超越个体和本地需要的
  3. 社会的,指公众引导力和影响力的
  4. 群体的,指团队式的、合作型的
  5. 承传的,指结合的、承上启下的
  6. 观念的,指理念更新的
  7. 国际的,指整体性的、代表性的(Joe的故事和寇尔森的感慨)

事实上在今天各地的教会、事工、和领袖中间,神已经兴起了许多各个层面和各个领域的同工在以上这些方面有所想,有所为。这些年我跑了很多的地方,访问了不少的教会、事工、和领袖。我发现神在中国所兴起的新一代圣徒的中间,正是在以上这七个方面有所带领和工作,并在这些方面整体性地提升中国教会的属灵建造。这也是中国教会今天最紧迫而最容易被忽略的属灵建造。

第二方面的属灵建造是生命建造。生命的建造是自有基督教会以来最重要的属灵建造。这些方面的建造其实我们大家都不陌生,都很耳熟。我们的问题是,在今天的繁忙,众多的机会,各种的诱惑中我们的教会同工和领袖们仍旧保持高度的自觉和警觉,并且有一个雷打不动的操练环境,来在我们自身的生命中和我们周围可以影响的属灵范围来坚持不懈地进行生命的建造?

今年我对一间农村教会和农村神学院的访问考察使我看见今天中国教会仍旧有这样在神面前不要命的人,愿意在神面前彻底地奉献,不为自己留后路,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地在下一代的年轻人身上做生命的属灵建造。这位同工同时也在自己的生命中进行更深的自我属灵建造。

今天的信徒还有很多方面的学习和操练的需要。他们需要对付罪恶,对付世界,对付自我。老一辈的基督徒都知道这三个对付,今天的基督徒很多对这些都没有听说过。

今天的基督徒还有很多的诚信问题,诱惑的问题,世俗的问题等等,是没有解决或彻底解决的。

所以,今天我们仍旧需要传悔改的道,并且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实践悔改的道。更需要效法前人,走十字架的道路,被主来破碎,洁净,和照着他的旨意来重新塑造。

第三方面的属灵建造是国度连接观念上的建造。这是今天中国教会最难的一个属灵建造。事实上它是一种圣经世界观的建造。我们都知道,教会的瓶颈是领袖的瓶颈,领袖的瓶颈是观念的瓶颈。

我们今天仍旧有许多的观念对我们有十分的挑战。这些观念海内外的基督徒个人以及教会的整体都没有把它们列入属灵建造的内容和提升到属灵建造的层面。这些的观念严重地影响了教会间的合作与合一,破坏了基督徒和教会之间彼此相爱的原则,严重阻碍了教会的国度发展和宣教使命。这些的观念成为了基督徒和教会之间重新隔断的墙,将在基督里的合一,人为地变成教会之间的两下,一国自我相争永不来往的内耗问题根源。

因此,国度连接不但是我们属灵建造的一部分,同时也是我们这个大会和今天这个讲题的重要部分。